设置

关灯

第一十三章 谁是最后赢家?

    第一十三章 谁是最后赢家?

    两相对比,胜负已付。

    赌石场上,见惯了各种悲喜剧。

    但魏钟灵这么一个大美女,以如此可笑的方式输掉镇店之宝,还是让人唏嘘。

    实在太儿戏了,这个小子纯粹是个卧底!

    一个光头大汉走过来,问道,“先开哪一块?”

    “是李师傅!”

    “李一刀?曾经开出过千万翡翠的李一刀!”

    柳正阳指着最左边的,示意从这块开始。

    光头大汉李一刀看了一会儿,叹气道,“小魏,你这次怕是栽了,你看错了人,信错了人!”

    李一刀的目光望向杨师傅,再转到张峰身上,两年前,正是他操刀切出了“凤九天”的原石赌出两千万,也是在这个地方,想不到今天却要看着魏钟灵把“凤九天”输给别人。

    “出了出了,紫罗兰种!我出一百万!”

    一刀下去,马上有人喊价,柳正阳轻笑一声,只是个凑热闹的而已,怎么可能这么低的价格出手?

    “无裂纹,深紫罗兰种……”

    “微瑕……”

    “一百八十万!”

    “两百万!”

    最终,四刀下去,基本能确定里面玉石的真实价值,开价也到了二百万。

    “你那几块,加起来能值这一块的十分之一吗?”柳正阳轻蔑笑道,“来,都开了看看。”

    张峰拍拍刚刚自己选中的石头,“我这都是宝贝,开出来怕刺激到你,你先都切出来。”

    他的话里充满了自信,这让周围的人觉得不可思议,这小子要么是个啥都不懂的傻子,要么是个死要面子的疯子。

    可是,钱是死要面子就能变出来的么?

    “金丝种,冰地!”

    “哇,又出来!好厉害,又赌中了!”

    “是高冰地金丝种,太美了!”

    这一块比刚刚的深紫罗兰更值钱,报价很快突破了两百万,最终定格在两百四十万!

    “嘶……疼,疼,姐姐你松下手。”

    不知何时,魏钟灵的手狠狠掐在了张峰胳膊上,自己却毫无知觉,目光锁定在柳正阳的石头上,“凤九天”就这么输了……

    “再来!”

    连出两块两百万以上的玉石,让周围的人情绪高涨,玉石街的行情,半个月能赌一次一百万以上的出来就算好的了,去年有段时间,不管谁,无论价高价低都是一垮再垮,垮到没人敢赌。

    像柳正阳这种运气,连赌两块的高手,很久没有出现了,龙啸堂的老板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柳正阳示意开第三块。

    “好!”

    “大涨!”

    所有人到盯着李一刀手底下的切割机,时不时的位柳正阳加油鼓劲,不管涨还是垮,他这股赌石的气魄就令人钦佩。

    一刀下去,先是小指粗细的水蓝。

    再一刀下去,人群沸腾了。

    “高冰地蓝水!我出一百五十万!”

    “我出两百万!”

    柳正阳面带微笑,之前所有的竞价,最终他都没有出手卖出去,就是为了防止交易后买家减少,影响最后一块玉石的价格。

    最终,有人喊出了三百万的高价,柳正阳接受,马上进行了刷卡交易。

    这三块他物色良久的原石料没有让他失望。

    他看了看张峰,“赢得一点都不尽兴,我都还没使劲,你就认输了。”

    “现在,魏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凤九天”送到龙啸堂,我很期待你哦!”

    “如果你现在反悔,赌约还是可以取消的,只要你做我的老婆……”

    “别做你的春秋白日梦了!”张峰说道,“睁大你的狗眼,给我看清楚了,谁才是这场赌局的胜者。”

    咦??

    不仅柳正阳,在场所有人都在疑惑,这小子该不会真要切自己选中的石头吧?

    他不是个卧底吗?

    不是吗,那就是二愣子,反正输的“凤九天”也不是他家的,不心疼……

    几乎所有人围着这一块,都是为了看柳正阳最终能开出什么品质的玉石翡翠出来,能卖出什么价,看看他的运气到底有多旺!

    哪有人想过张峰还会开石料。

    “张峰,算了,我们回去再想办法,反正刚才也没花多少钱出去。”

    魏钟灵拉拉张峰的衣角,他这么帮自己说话,不服输,自己已经十分感激。

    张峰回头冲她一笑,魏钟灵突然觉得脸上有点发烧,心跳得有点快。

    “你是不是想找人人明天去凤鸣阁要“凤九天”,你是不是想以后不管魏大美女看上了那一块料子,你都和她抢……我告诉你,不用了,因为你,根本就——不会赌石!”

    张峰拿起一台切割机,开动起来,对着自己刚刚选中的最小的那块石料,切下去。

    “我刚刚听错了吗,这小子说什么?”

    “你没听错,他说柳老板不会赌石……”

    “他叫张峰吧?”

    “嗯,他叫张疯子……”

    所有人,不管是来看热闹的,还是有心购买的,或是想捡漏浑水摸鱼的,都哈哈大笑起来,如果刚刚连开三块价值两百万以上的柳老板不会赌石,那他们这些人算什么?

    捡破烂,捡垃圾的乞丐吗?

    “吱——吱——”

    数十秒后,所有人止住了笑声,都盯着张峰手里的切割机。

    切割机下,石屑飞洒,露出一条丝状的绿带。

    “喂!你小子会不会切?一边去,我来!”

    李一刀大喊,夺过张峰手里的切割机,“这里都被你切坏了!”

    张峰退到一旁,对魏钟灵露出自信的微笑,开石料还真是个力气活,就算他能清除看见里面的玉色,手上还是没轻重。

    “玻璃地,金丝,这么大一块……能打四只手镯吧?”

    “不止……可惜被这个疯子切坏了一块。”

    张峰切出了绿,李一刀再切了两刀,马上就有人出价五十万买走了这块石头。

    柳正阳愣了一下,想不到这小子瞎猫撞上死耗子,还真的赌出一块“,才五十万而已,和我的比,差远了。”

    “别急,再来,这一块!”

    张峰把另一块石料推过去,“冰地金丝,极品无瑕疵,快来看快来买,一百万打底,两百万不亏,给我开!”

    魏钟灵听到张峰这话,再次忍不住笑出声,这小子,怎么和菜市场卖菜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