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庄家灭门

    京城6月的天气如同女人的脸,说变就变,云世宝刚躺到床上,窗外便下起瓢泼大雨。

    “谁?”公爵府内,本已睡下的云世宝陡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眼中精光闪烁。

    修炼了易筋经之后,他的五感六识也变的极其敏锐,就在刚刚,他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小公爷,请为双儿做主。”门外,双儿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是三声磕头之声。

    推开门,只见双儿跪在自己门前,洁白的纱裙满是泥泞,一张小脸惨白如纸,娇小的身体在雨中瑟瑟发抖,原本灵动清澈的大眼睛也变的呆滞浑浊,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灵魂一般。

    “起来说话。”云世宝有些心疼的道。

    “小公爷,请为双儿做主…”见到云世宝,双儿的大眼睛闪过一丝亮光,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然而身体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哎…”见状,云世宝摇了摇头,弯腰将她抱起。

    修为达到二流之后,他的身体也得到了强化,一击之下力达千斤,轻而易举的便抱起只有八十多斤的双儿。

    “小公爷,别,奴婢身上脏…”双儿如同受惊的鹌鹑一般,往后缩了缩,尽量不让自己弄脏云世宝的衣服。

    “还真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怜的小丫头,我怎么可能嫌弃你脏呢?”

    “不过…你这样,若是感冒可就不好了。”

    “小翠,去准备一桶浴汤进来。”将双儿抱进屋中,云世宝摸着下巴,沉吟了片刻,对着站在床边的驱蚊侍女道。

    虽然云世宝已经长到十岁了,但是鳌拜对他的溺爱从未改变,每天晚上睡觉仍旧坚持安排侍女为他驱蚊。

    最初云世宝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在抗议无果之后,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这种腐败生活。

    “小公爷…”闻言,双儿面露焦急之色。

    “等洗完澡,在喝一碗姜汤,其他事情一会在说。”云世宝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语气不容置疑。

    “小公爷,男女有别,我还是出去洗吧。”双儿含羞带怯的道。

    “双儿,我还是个十岁的孩子,能对你做什么?”

    “再说了,外面现在下雨,出去着凉了怎么办?”云世宝没有丝毫心思被拆穿的尴尬,义正言辞的道。

    “咳,我去厨房给你要一碗姜汤!”

    调侃了双儿一会,当侍女将浴汤抬进来后,云世宝还是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房间。

    过了半个时辰,感觉双儿洗的差不多了,云世宝这才端着姜汤回到房间。

    “来,喝完姜汤之后,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本少为你做主。”云世宝示意侍女退下,将双儿抱上床,端着姜汤坐在床沿。

    说话间,用汤勺盛了一勺姜汤,试了下温度,递到双儿嘴边。

    “小公爷,还是奴婢自己来吧。”云世宝的动作让双儿眼睛瞪的溜圆,怯怯的道。

    要知道,鳌拜宠儿子这件事可是天下皆知,而云世宝的嚣张跋扈她也见识过,无论如何双儿都没想到这样一个纨绔少爷会做出这么温柔的举动。

    “张嘴。”云世宝保持动作不变,语气不容置疑。

    见云世宝神色坚定,双儿压下心中的复杂,乖乖的张开嘴,小口小口的喝着姜汤。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回家了么?”见双儿喝完姜汤,云世宝将碗放回桌子,淡淡的道。

    “小公爷…”一提起伤心事,双儿的眼眶便不由红了起来,眼中充满了仇恨。

    “好个千古一帝,好个多隆…敢动我的人,找死!”听完双儿的叙述,云世宝不由怒从心起,一拍桌子。

    “哗啦!”那上好的黄花梨木桌和景德镇进贡的茶具瞬间粉碎。

    云世宝没有想到后世有着千古一帝之称的康熙在被阉割之后竟然彻底撕下了虚伪的面具,暴露其残暴的一面。

    不敢对自己动手,竟然将怒火发泄到了庄家身上。

    “康熙暂时还不能死,不过多隆和那些出手的侍卫…”

    “明天,我会将他们人头割下来,亲手送到庄家。”说话间,云世宝眼中杀机毕现。

    “小公爷的大恩大德奴婢无以为报…”双儿强撑着病弱之体,便欲给云世宝磕头。

    “好啦,你都以身相许了一次了,这次准备下辈子结草衔环当牛做马?”

    “你是我的人,而欺负我的人,就是不给我面子。”

    “不给我面子的人一般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云世宝语气冰冷的道。

    这一次他对多隆真的动了杀心,一方面是为了给双儿报仇,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立威,毕竟庄允诚父子是自己放出天牢的,刚一回家就被多隆灭了满门,这同样是在打他的脸。

    …

    第二天清晨,云世宝看了看身旁眼睛红肿的双儿,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昨夜,这丫头一直哭,而他前世做为一个肥宅,这一世又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纨绔子弟,哪里懂得哄女孩子。

    只能无奈的抱着双儿,任凭她发泄,直到这丫头哭累了沉沉睡去后,云世宝这才勉强睡了一会。

    “老头子,庄家昨天被灭门了。”饭桌上,云世宝喝完御厨做的莲子燕窝粥后,对着鳌拜道。

    “嗯…这个暂时不急,听说你将昨天那个女刺客留在房间过夜了?”鳌拜满脸兴奋的搓了搓手,凑到云世宝面前,一脸的期待。

    不过那表情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些猥琐,很难想象,大清第一权臣,嚣张跋扈的鳌拜会露出这种表情。

    “老头子,我才十岁,还是个孩子,你指望我能做些什么?”云世宝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

    鳌拜从九岁那年开始便张罗着给自己找媳妇,盼望自己给鳌家开枝散叶。

    为了此事,他甚至以康熙选妃的名义在全国范围内挑选美女,听说数量已经达到两万名了,此刻正在各地接受礼仪培训,今年年关,便送至京城。

    “嘿嘿…先备着,有备无患嘛…”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被云世宝怼的有些尴尬,鳌拜讪讪的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这个东西也能有备无患?

    “我说,庄家昨天被多隆灭门了。”云世宝有些无力的道。

    “昨晚你留宿的那丫头是庄家的嫡女吧?你想怎么做?爹无条件支持你。”鳌拜有些心不在焉的道。

    很明显,他关注的重心仍旧没在点子上。

    “我吃饱了。”

    “铁虎,叫一千号兄弟,去北大营。”云世宝觉得不能再跟“盼孙心切”的鳌拜多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