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章 好巧啊

    直到秦毅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山路的拐弯处,中年男子才放开一脸不甘的马尾女孩。

    这个时候,马尾女孩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还去追着要打秦毅。

    也只能对中年男子不满的抱怨起来。

    “忠叔,你刚才拉着我干什么啊?你没听到那小子口齿轻薄,在骂我吗?你还跟他道歉?真是气死我了!”

    “小姐,你真觉得,他是口齿轻薄,才说那样的话吗?”

    那个叫忠叔的中年男子,微微皱着眉,神色像是在凝思什么。

    马尾女孩儿见忠叔这幅样子,皱着鼻子不屑的嗤笑。

    “不是在口齿轻薄,那是什么?哦,是耍流氓,这样的人就应该好好的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怕了,以后才不会去欺负别人!你又不是没看到,最开始他看我的眼神,多么的邪恶啊?”

    旁边的忠叔听到这话,顿时苦笑不已。

    “小姐,你言重了,我刚才也一直在观察他呢,他的眼神很清澈,一看就不是邪恶之徒!”

    “忠叔,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呢?”马尾女孩不高兴的说道。

    也得亏忠叔虽然是他的护卫,但又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跟亲人长辈没什么两样,否则她说话会更难听些。

    忠叔也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气,摇头说道:“我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只是觉得他刚才的话,不是在轻薄你,而是意有所指,甚至有可能是在隐晦的点醒你!”

    马尾女孩儿也聪明,听出了忠叔的言外之意,美眸顿时瞪得老大。

    不可思议的说道:“忠叔,你是想说,那小子真的看出了我身体有隐患?并且还了解隐患在哪个部位?”

    马尾女孩对自己身体情况其实是很了解的,她知道自己的肝经和心经都有问题,所以易怒,而已生气还真就胸疼。

    再仔细回想一下秦毅刚才说的话,可不是在说,让自己少发脾气么?甚至连自己的发脾气时哪里会不舒服都提出来了。

    不过因为对秦毅的第一印象不好,所以马尾女孩下意识的在心里否认了这个可能。

    摇头对忠叔说道:“这不可能,那小子才多大的年纪?能够就这么用肉眼看出来,我经脉的郁结?这简直就是开玩笑嘛!”

    忠叔认真的说道:“小姐,这个世界很大,天才奇才也很多。的确,像他那么用肉眼看出你身体里的郁结,没有宗师的修为,是肯定做不到。但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他就是一位少年宗师吗?”

    “怎么可能?他才多大年纪啊,就是宗师?就算他从娘胎里修炼,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啊。忠叔您自己都快四十了,不还只是先天中期吗?觉得到宗师是那么容易的事?”

    马尾女孩才不相信,那个让自己看得不爽的人,会是什么少年宗师呢。

    “这世上,没有不可能。天纵之才,又岂是我这种俗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忠叔苦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石板,说道:“你看到那石板上的脚印了吗?这就是刚才那位少年留下的!”

    “不就是留个脚印吗?这有什么,我也行!”

    马尾女孩不服输,直接一脚踩踏在地上,只听得咔擦一声,脚下的石板顿时碎裂,同时也深陷出一个脚印,甚至比秦毅踩出来的还要深几分。

    忠叔却摇摇头,说道:“小姐,你这脚印,是踩踏出来的,而他那脚印是随意就走出来的。更重要的是,这石板非常脆,即使贴在地面上,想要弄出脚印来,周围也一定会有蛛裂的痕迹!”

    “可你看看刚才那少年走出来的脚印,周围的石板却是一点都没受到影响。想要达到效果,必须要把内气掌控到极致,至少得是宗师级别的人物才能做到!”

    马尾女孩看着脚印,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也清楚,忠叔讲述的这些都是事实。

    但想到那个自己觉得一拳能打倒的少年,竟然真的是个宗师,这就让她感到备受打击。

    凭什么大家年纪差不了几岁,人家就是宗师了,自己连先天武者的门槛都还没摸到?

    忠叔却没理会马尾女孩的心情,继续说道:“小姐,我觉得应该把这个事情汇报给家主……”

    “对,就应该告诉爷爷,让爷爷狠狠的收拾那个混蛋!”马尾女孩闻言猛地抬头,一本正经的附和。

    忠叔却苦笑着摇摇头,心说让家主去对付一个少年宗师,这不是痴人说梦吗?宗师是那么好对付的吗?

    不过他也不好明说,直接岔开话题:“我是这少年如此年纪就是宗师,肯定有着不寻常的际遇和能力。既然他能一眼看出你身体的郁结,说不定有解决的办法,甚至还有可能帮家主解决掉身体的隐患!”

    马尾女孩听了这话,脸色变幻的厉害。

    要她去求一个刚才被自己骂了一通的人帮忙,就算是让她去死,她也不想低这个头。

    然而如果事情真像忠叔说的那样,刚才那混蛋能有办法解决这个隐患的话,那对于自己家来说,绝对是件天大的事情。

    大到哪怕她是爷爷的掌上明珠,也不能任性妄为的地步。

    无奈之下,马尾女孩只能郁闷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心里则是郁闷的想着,早知道刚才被他盯着看的时候,不跟他发火好了。

    现在把事情闹的这么僵,以后要找他帮忙的时候,天知道他会说出多么难听的话来?

    ……

    秦毅并不知道,自己为了达到震慑那刁蛮女孩的目地,在石板上踏出一个脚印来,会引发出这样的事来。

    他回到家之后,洗了个澡,顺便把昨天炼丹留下的烂摊子给收拾好,就准备出门去上班。

    不是特殊原因,秦毅还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

    既然答应了白雪今天去上班,就没想过第一天要迟到。

    没想到刚出家门,还没把门关好,就看到对面房间也走出来了一个神色匆匆的女人。

    而两人都看清彼此的样子之后,脸上都是露出了意外之色。

    那个女人更是惊呼出声:“秦毅?你……你怎么在这?”

    一口喊出秦毅名字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白雪。

    看到白雪从自己租住的房间对门单元走出来,秦毅也是很意外。

    没有回答白雪的问题,反而是下意识的问出声:“你怎么会在这?”

    “我住在这,为什么不能在这?倒是你,怎么会在这?”

    白雪皱眉盯着秦毅,质问道:“你是不是跟踪我?”

    “你怎么会住在这?”秦毅下意识的想要说,你不是住在南郊的富人区的别墅吗?

    那栋别墅,是白雪的母亲留下的,算是她的私产,前世秦毅还在里面住了几个月呢。

    “我不是什么?”白雪翻了翻白眼,她也想明白了,秦毅跟踪自己的可能性不大。

    因为自己出现在这里,也是个意外,昨天才搬来的。

    但白雪也不能跟秦毅说,是因为公司的绩效不好,没有投资人愿意继续把钱投进来,她在秦毅身上看到了翻盘的机会,就把别墅抵押给银行,贷了一千万,准备给秦毅去操作。

    这种话说出来,除了给秦毅压力,影响他的发挥之外,就只能让秦毅知道自己的窘境。

    在最开始的意外之后,秦毅也隐约猜到是怎么回事。

    毕竟公司现在的境况很差,白雪又不服输,把别墅抵押贷款来给自己操作,也是很正常。

    至于前世为什么没这么做,只怕是因为前世自己没有真正让她看到希望。

    想到这里,秦毅心里也是有些酸酸的,暗自说道,放心吧,这一辈子,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嘴上却是装出不在意的样子,说道:“还真是挺巧,我也恰好租在这个小区,咱们还成邻居了!”

    白雪撇了撇嘴没说话,心里则是在想,你这人嘴就跟装了刀片一样,三句话里能有一句话扎心,在公司跟你相处就已经是没办法的事了,回到家还要跟你做邻居,这哪里是挺巧,根本就是我倒霉好么?

    只不过这种伤人的话,白雪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所以她干脆选择了沉默。

    秦毅也不介意,就这么跟白雪一起走入了电梯。

    下楼的时候,白雪发现秦毅还跟着自己,便皱眉说道:“路那么宽,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不知道你的车停在哪里,不跟着你,怎么去坐车啊?”秦毅理所当然的说道。

    “跟着我去坐车?等等,你该不会是想要坐我的车吧?”

    白雪一脸警惕的看着秦毅,上次坐车时的尴尬,她可是还记得一清二楚。

    “我是去上班,咱们又顺路,为什么不能坐你的车?难不成还要我再去打个车去公司嘛?咱们就不能稍微有点环保观念,能不需要那么多尾气来污染空气,就尽量少制造吗?”

    秦毅对这个世界的空气是真的很失望。

    “你环保观念这么强,你骑自行车去啊,又锻炼身体,又低碳环保。而且你都说了,我开车技术不行,我怎么好载你,万一让你出了意外,怎么办?”白雪不爽的说道。

    秦毅已经看到了白雪的车子,直接走到后右坐的领导位门边,淡淡的说道:“放心吧,能让我出意外的车,还没造出来!”

    白雪都要疯了,我这是在讽刺你好不好?不是在关心你!

    可看着秦毅那认真的样子,她又不好发作,只能闷闷的打开车锁,看着秦毅再次成为自己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