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第一天

    饭桌上,政纪不停的吃着碗中的饭菜,平时感觉味道一般的饭菜,今天也格外的香甜。政母也不停的给他夹着菜,看到孩子狼吞虎咽这么爱吃自己做的菜,眼中含笑,心里也乐开了花。

    “爸妈,我以前不懂事,没好好学习,让你俩操心了,我现在长大了,一定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给你俩争光。“政纪边吃边嘟嘟囔囔的说。

    “好好好,你懂事了爸妈就放心了,没事,慢点吃,还有,学习不会我们给你请家教,慢慢来。”母亲听了他的话开心的说。

    一顿饭,就在温暖的氛围中结束他更是抢着帮母亲刷了碗,给父亲倒了洗脚水,让政纪父母俩面面相觑,毕竟孩子变化这么大,他俩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政纪躺在书房自己的小床上,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虚幻的,他摸着母亲给他缝的枕巾,看着自己呆了将近十年的书房,一切都是那么可爱。仿佛床头的笔筒也在熠熠生辉。真的回来了,我政纪回家了,娘的,我回来啦!!!

    政纪一跃而起,站在书房内的镜子前,年轻了十岁有余的青涩的脸庞,头发亦没有工作时的短飒,反而一头柔软,略显凌乱极达额前的蓬散中短发,清澈的眼眸中不时闪过一丝不符合年龄的沧桑,嘴唇上细细的绒毛。下身则是T恤勾勒出略显单薄的身躯,牛仔裤,运动鞋,典型的学生装束,高度比自己之前185的个头矮了近七、八公分,如果非要夸眼前这个男生有什么帅气的话,那就是他的那双眼睛了,政纪属于那种放到人堆里找半天的那种,五官没有什么突出,唯有那双眼睛,清澈如水,不带一丝杂质,仿佛星空般明亮干净。

    看着镜子前的自己,政纪摆了个poss,嘿嘿一笑,自觉还挺帅,坐在写字桌前,看着桌上摆着的学习资料,他慢慢的一本一本翻开,高中时的知识自己还是有一点底子的,但是上辈子没好好学,也忘的差不多了。

    这辈子总不能再上个野鸡大学了吧,既然回来了,就要尽自己努力,不能让上辈子失望的人继续失望,一点一点进步吧。

    就这样,在熟悉而亲切的家里,在自己的书房中,政纪开始了自己的高中冲刺学习,默默地给自己定下了学习计划。

    他看着书桌上的各科高中习题,虽说不至于看一眼就会一律解答,不过好歹他上辈子就算不认真也学过一次,依稀记得些许老师讲过的,像文科一类的,政纪的把握就比较好了,因为他爱看小说,爱看书,对文科还是偏爱一些的,读了那么多年的小说,就是傻子也对语言文字比较了解了,别的不敢说,让他写一篇作文他还是能旁征博引许多的。英语政纪也不是很愁,因为,上了大学后,虽说没什么突出的成绩,政纪还是有心考了个英语四级,尽管是考了三次,可毕竟他也是努力学了三年英语,最终还是考过了,这在他们宿舍被室友惊为天人。

    然而理科方面政纪就不是很有把握了,高等数学,是建立在初中的数学理解之上的,大学的高数也有很大程度是高中的内容巩固。所以,对政纪来说高中的高数是最有挑战的,就像武侠小说中,一个从小体弱多病的发育不良的人,就算后天如何努力,除非遇到跳崖捡到宝之类的奇迹,否则也是很难成为内力深厚的卓越高手。

    但是,政纪也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势,那就是他考过一次,虽然上辈子的高考真的是考的很难看,但是政纪不是健忘的人,就算不能记起理科的具体数字内容,可他对要考的类型记的三分之二,选择题填空可能因为时间关系忘记了,可后面大题的类型政纪却还是有印象的。只要他把类似类型的题多做点,他不信考个第二遍还不能圆了家人与自己的一本梦。

    正当他翻看着书仔细思考时,“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的推开,政纪的母亲端着一碗热牛奶走到桌前,放在了书桌旁,说到:“学习费脑子,多喝点牛奶补补身子,不要睡太晚,明天还要上课,趁热喝。”说完,便轻轻的关上了门。

    政纪看着桌子上热气腾腾的奶,心里一片温暖,这就是家的感觉。夜深了,还有人关心你,为你放一杯热牛奶。抬头一看表,已经12点了。

    今天的夜里,应该是很美丽的,回到了软绵绵的床,回到了天花板上面有着风铃吊坠温暖的家,这样的生活,就像是每个晴空里面流动的白云,平凡而震撼的流动着,在任何时候抬头看上去,都觉得心情一瞬间被旷大的云空所洗礼,带着幸福的味道。

    生活,就像白云,平淡如水,但是又妙不可言。

    政纪这一觉睡得美到极致,他是很喜欢做梦的,梦里面可以天马行空,带着无所顾忌的自由,最重要的是,在梦里面,才能看到那些无数的自己所珍惜的人,所爱的人,就像是每天晚上放映着的剧场电影,有着树叶飘落的瞬间,有着自己千篇一律重复出现的台词。

    清晨的阳光洒在脸上,政纪恍恍惚惚醒来,但他不敢睁开眼,他怕,他怕睁开眼后世界变的大有不同。

    “快起床啦,要迟到了,快吃早餐去上学。”妈妈的声音像一剂速效救心丸,给政纪注入了无穷的动力与希望。起床,穿衣,洗漱,吃饭,一气呵成,政纪一早都带着笑,笑得父母怪怪的。

    早餐是母亲从早上六点半就起床给自己张罗的牛奶鸡蛋,洗漱完毕后,政纪剥开桌上的鸡蛋,就这母亲腌制的小菜,吃的津津有味。

    事实上政纪已经很长世间没有在早上吃过东西了,工作的时刻压力,乃至于不按时吃饭以及近乎于凌乱的生活休息,也弄得他的胃已经不适应早餐,早上吃了东西,往往会不舒服半天,中午都不太消化。

    现在的政纪充分的感受到自己这个躯体虽然不成熟,然而却健康而蕴含着生命力的内在。

    “我去上学了,”随着关门声,政纪消失在楼道内。

    “这孩子,最近怎么疯疯癫癫的”,政母看着政纪的背影嘀咕着。

    “早,刘大爷,锻炼呢,身体真棒。”

    “哎呦,王大妈,买菜回来了啊?”

    一路上,政纪看到个人就打招呼,大家都在一个家属院,彼此也都熟悉,大家都对他今天的兴奋劲很是纳闷,平时也不见这小子有多热心啊?

    这一世的政纪,不管看到谁,都感到格外的亲切,就连看到负责他们小区垃圾清扫的清洁工他也恨不得去帮忙扫两下,他觉得不这样,没法感觉自己融入了这个世界。

    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从前的将近十分之一个世纪,政纪就从这里,来来回回的走了不下上万遍上学放学的路、现在重新走到这里,风景依然没有改变,马路旁边遮天蔽日的梧桐树,草丛里面厚厚的一层枯叶,始终都有一些墙壁斑驳的伫立在阳光照射不到的暗影之中、这样无比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就像是失而复得的玩具,在小孩子心灵里面绽开一朵快乐的花.牵带着快乐过去的花。

    1998年的忻洲,路还不宽,房也不高,人与人只见也还是带着笑脸的,那时的忻洲,日月广场还叫街心公园,十多年,虽然不长,但也足以改变许多了,至少政纪从来没发觉,自己高中时期的故乡,居然是这个样的,和10多年后差距太大了。

    同样熟悉的道路,同样茂盛得铺天盖地的梧桐,嫩绿的叶子随着风招摇着、远方依然有清晨环卫工人穿着黄褂子沙沙扫地的声音,地上永远有扫不干净碎裂的枯叶,天空在树叶的夹缝中透露着湛蓝,像是一线天一样,就这样遥遥的在树叶林里延伸出去,延伸到就连视线都触不可及的地方。

    天空亮得很早,夏天的天空传递着遮天蔽日浪漫的味道,有清香在脸庞间匆匆的拂过去,有树影投在脸庞斑驳的影子,有迫不及待穿破了叶缝透下来的光柱,随着太阳的升起,逐渐的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渲染成油画里面饱和的色彩。

    载着大堆学生的公车从马路上斜斜的行驶着.满满当当的装满着匆匆上学的学生,忻城早上去往几所中学的车辆就是这样,人流量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使得李政纪从初中开始,就没有见到过一次早晨车辆空空的情况,周末可能会比较轻松、但是政纪周末一般都在家里睡懒觉,谁还有那么好的闲心,清晨跑出来到处散步。

    赶不到公车的情况也有,一些是因为已经错过了班次,一些因为班车实在是太挤,挤得插进只猫都十分困难.更何况还要放进来一个体积比猫大二十倍的人……所以一些人就只有迫不得已的走路,而现在在公车背后的人,往往对走在路上的行人就千篇一律的鬼脸.看得那些因为各种原因上不了车的人牙痒得厉害.差点想冲上去咬汽车轮胎的心情都有了。

    而现在,政纪已经穿过梧桐大道,朝着现在已经略变了些模样的中央花园而去,有公车行驶过去,玻璃上出现一些奇形怪状的鬼脸,看得政纪一阵莞尔,曾经,他也在这样的公车上面,对着下面的上不了车的学生做着鬼脸,除了一次被咂了个石头之外,基本上还没有出现过什么其他的意外。

    这就是忻城,这就是连吹过太平洋的季风也宁愿多待停留半刻的海山城,这就使蕴藏着无数和希望的忻城、这个就是每天公车的后面会出现各种鬼脸的忻城,这就是有铺天盖地梧桐和绵羊一样的云朵交相辉映的城市,这就是刮着汇聚了一整个地球味道的城市、这就供自己前世在外边奔波头顶烈日和繁星日夜思念的城市,这就是不知道多少次梦里萦绕了千转百回的城市。

    而现在,自己就站在这片土地上,自己就要回到从前所在的学校,回到那个有着许多回忆和思念的地方、那些昔日一起数着星空数着未来数着的同伴们……你们,还记得我吗?

    你们,是否还记得……那个有着顽皮和清澈的眼睛.凌乱的头发,单薄而骨节分明的身体,曾经在你们的生命中,占据了一大片一大片时光的我……?

    政纪抬起头,迎向大片转移到脸上的光斑,折射进棕色眼瞳里面,在阳光下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第三高中的坡地、俨然已经没有了那种从上个世纪遗留下来交错纵横的电线,没有搓得出一层厚厚麻油的旗帜,没有搅动着油烟的抽油烟机呼呼的声音。

    全部当年飞鸟匆匆越过的天线、已经全部不见了踪影,当年古旧的两旁房屋,也俨然转变成了最新的楼房和宽阔的有着细小草坪的地面,天空已经不再被纵横交织的电线切割成一片一片,整个的展现了出来,政纪站在这条通往八阵图的坡道上面,第一次的没有了压抑的感觉,有风从那里透了出来,吹刮在政纪的脸上,带着一阵扩及大片皮肤的清爽。

    一遍把路上的一切和记忆中的联系,一遍回忆着这几年的事,不知不觉,政纪已经到了学校大门口。看到大门口的小商店,就是这家店,是自己高中三年的食粮补给站和精神上的支柱,自己大部分的小说都是从这里买的,一来二去,店主当初还和自己是好友,自己没少为店的营业额做贡献。

    校卫队依然一个个长着副如丧考批的脸站在学校门口,整齐划一,一个个都长着鹰一样的眼睛,来来往往的注视着过往的学生领口上面的校徽,第三高中这么多年以来,最勤奋的学生可能就要数这一批了,每天天不亮的就爬起身来,全部在大门口前集合,脸上带着圣洁的光辉,像是在古代守城的士兵,只不过被时代赋予了新的使命,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多抓几个违反枝校规进校的。

    叮铃铃铃声响起,政纪马上向教室跑去,毕竟迟到不好看,刚走到门口,正好遇上正要进门教学的语文老师,语文老师看了他一眼,政纪难得的脸红了下,毕竟和老师同时到也有点不好意思,鞠了下躬,在同桌带有些好奇的目光下就三步并作两步跑回了自己的座位。

    政纪看了眼同桌的刘璐,以前没发现,重生了的他以以后的眼光才发现原来刘璐也是个没人胚子,精致的脸颊,小小的鼻子,分红的嘴唇,自己上辈子是瞎了吗?这么个可人儿在身边居然还没有注意,他想了想碰了碰刘璐的胳膊,问道:“刘璐,今天学什么呢?”

    “今天学师说,第54页,”耳边传来刘璐低低的声音。

    “哦,多谢,我知道了,对了,你最近一次考试考了多少名啊,”政纪突然想到什么问道。

    “第13名,怎么了?”刘璐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给人感觉有些奇怪的男生,毕竟政纪之前从不关心成绩什么的,更别说像今天这样讨论有关学习的,在她的映像中,政纪总是埋头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和人交流,总有看不完的小说。

    “没事,我就问问,之前不知道学习的重要,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学习了,你学习那么好,可要带带我啊,亲同桌”政纪笑着说。

    刘璐看着眼前这个眼睛亮亮的男生,干净的眼眸不含一丝杂质,不知想到了什么,脸就红了,低低的应了一声,答应了下来。

    学生时代的时光是那种自己亲身经历觉得无聊,可细细品味又能回味无穷的时光,在当时你可能会厌倦生活的千篇一律,可在将来,你一定会怀念那时的童真与洁白,无忧无虑,纯洁的学生时代。没有生活的勾心斗角,没有社会的尔虞我诈,政纪在老师的讲解中捕捉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