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225 人之将死

    叶小凡出手了,看在三少爷和林倾城的面子上,以及面对一个将死之人,他的恨意也没有之前那么强烈。

    只是用华佗手将林不凡的穴位打通,让他最后一口气提出来。

    在加上青囊经施针,叶小凡将林不凡只有半个小时的清醒延长至三个小时。

    待到林不凡醒来后,叶小凡便直接回避了,就算此时他救下林不凡,但也不代表他释怀了心中那份仇怨。

    所以,他不想见到林不凡。

    在林不凡醒来后,林家众人全部进入了修养室,而叶小凡则是自己走了出去。

    诺达的林家宅院,一时间冷冷清清。

    与之前的繁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就像是一个轮回一样,任何东西从盛入衰,在从衰入盛,一切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

    如果是一年前,叶小凡初到燕城时,或许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如今的自己会给林不凡治病,会这么坦然的走在林家宅院内。

    这个在他心里种下了仇恨种子的地方,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可怕。

    如今一切都如同尘埃般,归于了一种宁静。

    叶小凡的心里,就像是在有什么东西埋下种子,突然就发了芽一般。

    他望着这个三少爷长大的地方,望着林倾城曾经生活的地方,猛然间才发现,这里剩下的,或许只有自己最亲的人回忆。

    而他心中的怨恨,似乎也随着这些人的出现在一点点的磨平。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就如同他心中仇恨的火焰。

    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和林不凡之间一定会有一场不死不休的争斗,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叶小凡黯然神伤的走在别苑内,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转头,之间三少爷从身后走来。

    “谢谢。”

    三少爷轻轻开口,眼眶泛红。

    这是叶小凡第一次从三少爷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一瞬间也是颇有感慨。

    “就当我还了你一个人情罢了。”叶小凡随口道。

    三少爷微微笑道“何必欺骗自己的心呢,我知道就算今天不是我和姑姑求你,你也会出手相助的,对吧?”

    以三少爷对叶小凡的了解,又岂会不知道叶小凡是一个善良的人,而且仅凭医生这个身份,他就断然不会对林不凡袖手旁观的。

    “不要瞎揣测别人的心思,你根本不了解我。”叶小凡冷声道。

    三少爷微微一笑,他知道叶小凡嘴硬,摇着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爷爷想见见你。”

    叶小凡微微一怔,眉头瞬间皱了起来道“不想见,我跟他没有什么好说的。”

    三少爷凝眉道“一个将死之人,何必还要跟他置气?”

    叶小凡说道“我已经做了让步,何况你就不怕我过去把他直接气死?”

    三少爷叹了一口气道“姑姑也在,去不去随你,话我给你带到了。”

    话音落下,三少爷直接转身离开。

    在三少爷离开后,叶小凡立刻暗暗咒骂起来。

    这个可恶的林小三子,还真是得寸进尺。

    抱怨了几句,叶小凡望着修养室的方向,最后还是闷头走了过去。

    林倾城守在林不凡身边,若是叶小凡此时不过去,只怕林倾城一定也会来找他,与其这样,他不如自己过去,也能不让林倾城为难。

    走到修养室,林倾城和林不凡正在聊天,两人的情绪都很平静,似乎并没有因为陈年旧怨心生埋怨。

    看见叶小凡走进来后,林不凡激动的想要从床上坐起来,但是努力了半天,他也没能坐起来,看起来身体真的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看到林不凡这样,叶小凡立刻避开目光,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小凡,你来了。”林倾城开口道。

    叶小凡点了点头道“嗯。”

    林倾城拉着叶小凡的手道“过来坐吧。”

    叶小凡看了一眼林不凡,发现林不凡的目光正殷切的望着自己,心里顿时有些翻腾。

    “小凡......真是跟你父亲年轻的时候一个模样。”林不凡盯着叶小凡,幽幽的开口道。

    叶小凡冷声道“你还配提我父亲吗?如果不是当初你的咄咄相逼,我父亲也不会死。”

    听见叶小凡的话,林不凡瞬间老泪纵横,心中涌起阵阵悔意。

    半响后,他声音颤抖道“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做错了,是我的固执,害了你的父亲,也害了你的母亲,更伤害了幼小的你,这些都是我无法弥补的错误,你怨我恨我也是应该的。”

    “人老了,有些事情也能看的通透了,当初我不该那么固执,只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林不凡幽幽的叹着气,一脸悔色。

    “猫哭耗子假慈悲,不用说这种话来逃避自己内心的罪孽感。”叶小凡冷声道。

    林不凡摇着头,眼神透着几分乞求之色道“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认为我不过是在演戏,但我就要死了,我没有必要在死之前说这些话,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反省,尤其是当我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时,我才发现自己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你的母亲,对于你们母子俩,这是我林不凡一生的亏欠。”

    林不凡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这份埋在心里的话,已经压抑了太久。

    从当初叶小凡初入燕城时,他就在反复思考,这么斗气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他一直都想让林倾城给自己低个头,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不过是自己心里作祟,不过是碍于面子不肯拉下这个脸罢了。

    若是他早点能主动放下身段,或许也不会造成今日的这个局面。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林不凡这番话,并不是想要虚张什么,他是真的想要悔过,不管能不能得到叶小凡和林倾城的原谅。

    “我们母子不需要你的亏欠,把你的伪善留给你们林家的人吧。”叶小凡态度强势道。

    如果林不凡几句话,就能消减当年之事,那也不至于将积怨遗留至今。

    “唉......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让你原谅我,我也从未奢求过你的原谅,我只希望在临死之前,能为你们母子做些什么。”林不凡缓缓开口道。

    “我们母子生活的很好,不需要你为我们做任何事情。”

    林不凡沉凝数秒,转头望向林倾城道“倾城,我知道让你原谅爸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我也不奢求我们父女能像从前那般,但作为父亲,我希望你接下来的日子能生活的开心幸福,不要在为难自己,也不要有任何心里压力,为自己好好而活吧。”

    林倾城沉默不语,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林不凡,所以她只能用沉默去回应林不凡。

    “我妈的幸福,她自己会掌握,若不是有人插手,她又岂会这么多年活的如此辛苦,今后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不可能欺负她。”叶小凡冷冷开口道。

    听见叶小凡的话,林不凡沉默数秒,随即摇着头笑了笑。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在感叹了几句后,他抬头看向林倾城道“替我去吧小三叫来,我最后还有几句话想跟他说。”

    林倾城闻言,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叶小凡也立刻跟了上去,不想在跟林不凡过多的相处一秒。

    有些时候,不去想这些仇恨的最好办法就是逃避,他转头看了一眼气息无多的林不凡,暗暗在心中思忖,或许从今天起,叶小凡也能彻底的跟自己的心里做一个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