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07章 耍流氓

    楚红很震撼。

    杨牧的表现实在太好了。

    以前她只觉得杨牧娶了温思佳是吃软饭,占了天大的便宜。

    根本不知杨牧是这样一个人。

    聪明,果断,多技能,心狠手辣,并且有些武技在身。

    就好像他已经适应了这个末日之灾一般。

    楚红想清楚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必须跟紧这男人,他是自己在末日里能活下去的希望。

    杨牧拉着楚红快速向楼上走,粗重的呼吸着,杀死三只丧尸让他汗流浃背,还是不能完全适应杀这些人形生物,会紧张,肌肉会紧绷着。

    到了三楼,一户人家的门敞开,杨牧小心翼翼进去,查看无人才把楚红叫进来。

    “你干嘛?”

    楚红紧张的说话,杨牧正在脱衣服,已经只剩短裤。

    “血溅到了我身上,不知道会不会传染,我要冲澡。你去把房间里的衣服找出来给我换。还要找个背包装满食物,我背包里的食物可不会分给你。”

    “哦……”

    看到杨牧穿着短裤进了浴室,楚红才撅嘴轻声道:

    “小气鬼。”

    不过……他的身材原来这么好?

    肌肉的线条非常优美,绝对超过那些健美模特,他们都强壮的变态了,杨牧却刚刚好。

    “用你电话打给温思佳,看她在哪。”

    浴室里传出杨牧的声音。

    楚红拿出手机,先打给温思佳,没人接听,又打给自己爸爸,竟然打通了。

    “爸,我被困在百花村小区,你快来救我!”

    “别着急,找个地方躲起来,我让直升机去接你!”

    “嗯,爸爸,我怕!”

    “别怕,给我发定位!”

    放下电话楚红都要乐疯了,竟然联系到父亲。

    有了希望楚红就不太着急,甚至没执行杨牧的命令。

    五分钟后杨牧走出,看着坐在沙发客厅上的女人皱起双眉。

    “衣服呢?”

    “杨牧,我好累,都虚脱了!不用着急的,虽然没联系到思佳,但我联系了爸爸,他说会派直升机接我们。”

    “哦……”

    杨牧愣了下后淡然微笑。

    只顾着逃命,几乎忘记楚红金贵的大小姐身份。

    背起食物背包,找出衣物把斧子上的血擦干,然后换上了一身干净紧身的衣服。

    四处搜索又找了几包榨菜,几根火腿肠放到背包里,然后将一个灭火器挎在腰上。

    准备妥当,杨牧开门向外走。

    “你干嘛去?”

    楚红急忙起身跟随。

    “既然有人来接你,咱们分道扬镳。”

    “飞机会把我们一起带走的。”

    “带去哪里呢?我本来就适合自己一个人,你别跟着我了。”

    楚红有些傻,不知道杨牧怎么这么笨,有直升飞机不是更容易逃走吗?

    可此时她不敢放开杨牧,只能继续跟着他。

    杨牧的目标是十层楼顶。

    不坐电梯,只走楼梯。

    沿途遇到一只丧尸,这一次没了心里障碍,抬手斧头劈过去,先砍脖子,然后一脚踹倒,再去砍小腿,脚腕。

    几斧子下去丧尸就失去了行动能力,又补几下将它砍死。

    楚红在后面看的几乎站不住,杨牧怎么似乎一点都不惧怕了?那可是丧尸!

    “还跟着我干嘛?”

    “我不能跟你分开,我怕。”

    “那就跟着吧,没忘了我的话吧?我包裹里的食物不会分给你。”

    “刚才我太累了,没去收集食物,要不我现在去?”

    “我不会等你。”

    杨牧很冷酷的继续向上,楚红只能跟着,一直到了大楼最顶上,杨牧四处跑动查看外面局势。

    很糟,放眼望去活人竟看不到多少,丧尸一片片的,传播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哦……活人不是没有了,只不过都躲在室内去,这时谁还会胡乱跑呢?

    走到角落里直接坐在地上,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一个面包,杨牧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看手机。

    看了会后他傻眼了,原来丧尸出现还不是全国性的,只是古城区范围内有!

    如今外围已经全面封锁,古城区成了隔离带。

    怪不得只听到远处的打枪声,军队根本没进来,是在外围封锁的,就是说楚红的父亲即使有直升飞机估计也进不来?

    而温家并不在这个区域,最少暂时不会遭遇丧尸危机。

    正想着,手机电话忽然响起,杨牧看的愣住,是温思佳!这是她两年多来第一次打电话给自己。

    “我电话刚才在车上,杨牧,咱们的婚离不成了,古城区已经被封锁,好像有什么丧尸怪不出现。”

    “恩,我就在古城区里。”

    “什么?”

    温思佳的声音很悦耳,即使她现在的情绪似乎很震惊,声音依然是那么完美。

    “温思佳,快点找个安全的地方吧,这次末日很可能是全球性质的,古城区只是开端,用你的钱去造一个末日堡垒,积累收集物资,不要等到最后毫无准备。”

    “嗯,不过最少现在外面还没有丧尸,倒是你,你怎么办?”

    “哟?你还关心我吗?”

    “……毕竟是认识两年的人,一条狗养两年我都会关心。”

    “……”

    “你别误会,我没有辱骂你的意思,这只是个比喻。”

    “嘿嘿,你的比喻很可爱,别忘了我还是你的老公,法律认可的,我要是狗,那你也是一条……母……”

    “杨牧!你要胡说什么?”

    “你那么聪明,自己琢磨吧。”

    杨牧嘴角挂笑,放下了电话。

    好吧,天鹅肉安全,那他这只癞蛤蟆还是先担心自己吧,继续为了活着而活下去,如同这许多年来一样。

    “杨牧,我也想喝点水,不给我吃的,能给我点水吗?”

    楚红小声说话。

    杨牧抬起头看她一眼,想起和温思佳不愉快的对话心中有气,又想到以前楚红总来找自己麻烦,心中的邪恶小天使就能量爆棚了。

    他嘴角牵动起一丝弧度,指着自己的嘴巴道:“想喝水?自己过来拿。”

    话音落下,杨牧喝了一大口水,没有咽下去,对着楚红扬起了头,张开了嘴,意思是说自己可以嘴对嘴的喂她喝水。

    楚红的脸一下血红,忍不住急躁的道:“流氓!”